最討厭的三個物件練習

這篇文章我想要分享給 總是把自己逼死的「逼逼人 」
前幾天 花編 我第一次體驗沙盤治療課,老師要我們選擇三個「最討厭的物件」,然後我就選了這三個。

為什麼討厭呢?我討厭那個耍廢大叔不只是因為他無所事事的在看電視,還因為他一副自得其樂很爽的樣子(你看他的臉笑得多麼機車)——結果才剛講出這裡,我就頓悟了一件事情:原來我一直渴望休息、渴望平靜,但真正的快樂降臨的時候,我又很厭惡那種「享受其中的感覺」(是不是很命賤XD)。與其說是厭惡,不如說是罪惡感,擔心自己這樣很廢,會不會不好?

換句話說,這個最討厭的物件,身上也有我的影子。

然後是右邊那個新娘,看起來很端莊賢淑,可是我討厭她假掰的樣子,更討厭她一副拘謹的裝扮。俗話說看什麼是什麼,我在想我這麼討厭「戴面具」這件事情,是不是我也經常戴我不喜歡戴的面具?可是要在這個江湖上生存打滾,沒有幾個面具,哪敢出來混?(例如你在公司或學校敢不戴面具嗎)

至於中間那個變形蟲/麵包蟲,是我本來就討厭的蟲,覺得很噁心,但其實遠遠看又覺得很好奇,所以最後就挑選了它。我後來發現,其實它是三個物件當中我比較能夠接受的,尤其是它可以組合成各種形狀(附帶一提,它的材質是軟軟的)。

這時候我才想到——其實不論是戴上面具或者是鬆懈耍廢,都可以是我的「其中一種樣子」,都是我,但都不是完全的我。

組合與變化

然後我很喜歡「組合與變化」這件事,這就是為什麼我買了一大堆模型鋼彈和變形金剛。所以這三個物件到我手裡,立刻變成這張圖的樣子了⋯⋯。

然後我瞬間又頓悟了為什麼我最近會肩頸痠痛!

把一個這麼巨大的面具、社會期待的「新娘」扛在頭上,肩膀能夠不酸嗎?就像我一直以來把很多的負擔跟外在的壓力加在我身上一樣,難怪耳鳴不會好。

「我覺得你很有創意,很快就把這些東西組合起來。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讓這些東西組合起來但不一定要採取現在這個姿態呢?」老師問我,結果1秒就想到第三張圖片,也就是把那個新娘從大叔的頭上拿下來,放在他的後面推他出去曬太陽XD(下圖)。

兩個願望一次滿足!
一方面新娘可以練習和那個不正經的大叔相處,或許這兩個「我」就不會再這麼隔閡(一高一低);另外一方面這個長年待在室內懶惰的大叔,可以在不用太多改變的情況下,去外面接觸新的東西,而且肩膀也不會再酸痛了。

你的陰影,你的力量

做完了「討厭的三個物件」練習,我發現他們一方面是我的陰影,也是我獨一無二的能力——就是「變形和組合」的能力。我總是習慣把不同的東西放在一起比較、整理、甚至組合出我的想法,這是我一個很特別的能力。

但同時,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可能會讓我覺得疲憊、消耗很多的力氣,所以有些時候,得選擇讓某些東西之間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卻又可以互相幫助。

沙盤的小物件是一個如此神奇的世界(你看我從頭到尾驚訝連連,頓悟好多次)!大家有興趣的話,之後每週都會分享小物件,與大家一起聊聊隱喻與潛意識的世界。

我們最厭惡的東西裡,往往也有我們自己。當你把那個討厭的自己接回來家裡,或許他會用另外一面的溫柔,來擁抱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