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影:是毒也是藥

黑黑糊糊的怪物就要吞噬小晴,
眼看她的下半身逐漸和怪獸合體...
恐懼與憤怒之間的張力,是否有第三種可能?

撰文/黃宗堅、柯政華
【一童作夢】童話分析、解夢系列文章

  讀者是否看過漫威電影《猛毒》?《猛毒》在劇情中是一種外星共生體,必須附著於人類體內才能生存,共生體不僅佔據人類的身體,更影響宿主意識,倘若不適配,人類就會衰竭死亡,共生體便繼續尋找適合的宿主。不過猛毒也賦予宿主超乎人類的強大能力,跑得更快、跳得更高,甚至能在受傷時自我修復。

  電影中,外星共生體來到地球並將人類當作食物,它們不像人類具有好壞對錯的判斷能力,猛毒的反應其實相當原始並帶有攻擊性,例如餓了就吃、憤怒就生氣、受到傷害就反擊。當電影主角初成為猛毒的宿主,雖然因猛毒而存活,但身體及意識都被能力強大的猛毒完全操控,往往無法自制地攻擊原本不願傷害的人。

  有趣的是,共生的過程中,主角與猛毒彼此逐漸相互影響,主角因獲得猛毒的力量存活、打擊犯罪,猛毒也因主角而開始理解人性,不再那麼衝動暴力、而且漸漸能夠自我控制,兩個生命體也因此得以相互共存。

Image by DarkWorkX from Pixabay

小晴的夢

  小晴描述自己從小就內向、安靜,在記憶裡,父母只求自己努力讀書,達不到標準就會被處罰,少有機會提供情緒支持或人際互動的學習,多半是她獨自在成長過程中,跌跌撞撞摸索而來。另外,因此小晴發現自己和妹妹有很大的不同,妹妹總是能自由選擇想嘗試的事物、自在地跟爸媽撒嬌,她卻習慣要求自己得符合他人的期待,即使長大後父母不再那麼嚴格要求,兒時經驗卻早已內化成小晴內心的聲音,讓她常因擔心未能達到社會期待,或不被他人喜歡而焦慮及恐慌。

  小晴細細回想,「在諮商中,我發現原來我也想要撒嬌、當個小孩,但是...過去的我很害怕那樣的自己,害怕情緒會讓自己失控。」因此,小晴往往因擔心被拒絕或是被認為是個麻煩,所以無法自在地顯露及表達需求,在親密關係中更是如此。

  過去,小晴經常夢見壞人或怪物追著自己跑,結局都是被壞人殺掉或是被怪物吃掉,但近來她的夢開始有了變化。多次釋夢工作之後,這是首次有像父母一樣的「照顧者」角色出現。夢中雖然依舊有壞人,但夢中的父母用了一些策略來保護孩子。此外,過去夢中的自己都退化成孩童時期,這次卻是高中生的年紀,雖然仍比現實生活中的歲數小了些,但相較過去的夢境,的確是長大了,甚至有能力帶著兩個小女孩一起逃跑。這是小晴這次的夢境:

「在一棟校園建築物裡,有位媽媽帶著兩個女兒,我跟著他們走進教室,進去之前我看見媽媽在跟一個男人講話,男人離開後又有兩個男人進到教室。媽媽表面上和他們談笑,卻私下拜託我帶著她的女兒去找爸爸,於是我偷偷帶著兩個小女孩逃跑。我找到爸爸後,沒想到剛剛那兩個男人突然衝進來,用槍指著大家,要爸爸把什麼東西交出來,爸爸打開一個盒子,裡面有一坨黑黑糊糊,像是電影中猛毒的生物,他們好像要搶走這個擁有強大力量的猛毒,它吞噬了其中一個男人,但那個男人在地上打滾時卻還在笑。那個男人被附身成功後,我拔腿就跑,跑了一陣子後,我覺得應該安全了,沒想到又看見剛剛被黑色生物吞噬的男人,變成怪物正在追著一個人跑。我躲在樓梯間夾層,以為只要不動就不會被發現,沒想到那個人成功逃跑,我卻被附身了,它和我的下半身合體,我就被嚇醒了。」

發展的內在照顧者

  夢境的結構及角色轉變往往都反映出個人的內在心靈世界。因此我好奇地詢問小晴,何以她現在的心靈中出現了照顧者的角色,甚至她自己也在夢中長大了?小晴想了想,「過去幾年我的諮商師幫忙我真正認識自己,雖然正視恐懼跟焦慮很不舒服,卻讓我發現我在『關係』中像個還在學習拿捏的小孩:內心很渴望和別人建立關係,但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何時可以做自己,可以拒絕別人?這個夢境讓我感到第一次有人引導、教導我,或許像是我的諮商師和伴侶一樣,他們有點像是我另一種形式的父母。」

  不論是小晴的伴侶或是諮商師,似乎都引導她在「關係」中安全地練習探索自己的樣貌、練習經營讓自己感到舒服自在的距離,他們在小晴的自我成長經驗中確實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從小晴的夢境看來,或許她的內在也漸漸有了照顧者的特質,在要求自己符合他人期待的同時,也學會安撫、照顧自己內在的小孩。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打開心靈的寶盒,學習與毒共存

  相較以往,這一次不僅在夢中逃跑的時間比較久,更有趣的是,小晴第一次沒有在夢境中被怪物吃掉或被殺掉,反而是被附身,這時的小晴大約已有三年的諮商經驗,並且與現任伴侶認識、交往大約半年了。

  這個怪物讓她有憤怒和充滿力量的感受。小晴回憶兒時記憶,「媽媽憤怒是很失控的,所以我很害怕高漲的情緒,尤其是憤怒,我知道當我真的很生氣時會失去理智,被情緒淹沒的狀態讓我很難受,更害怕像媽媽一樣傷害到別人。我怕憤怒致使失去一切,所以即使情況很糟,我也很少對別人生氣。」因此憤怒逐漸被小晴隔離、壓抑在內心深處,成為內在一股找不到出口的情緒,不僅讓小晴在關係中難以自在表達感受,更常因無法確定別人喜歡的是真正的自己,還是壓抑憤怒的自己而感到茫然。

  小晴將夢中黑黑糊糊的怪物與自己的憤怒作了連結:這個怪物就像是她的情緒,在以前的夢中,小晴總會被情緒吞噬,但是透過諮商及親密關係支持,她似乎漸漸跟這個看起來有點可怕的「怪物」結合,接受自己會有焦慮或是憤怒,也開始理解,釋放情緒與傷害關係的兩端之間或許有第三種可能性:學會穩定自己及拿捏關係的距離。

陰影是毒也是藥

  釋夢尾聲,小晴很好奇為何夢中的可怕怪物只有一雙腿,像是想到什麼似地說:「我夢見的怪物跑得好快,感覺它的腿似乎很有力量,其實跟我好像喔!我一直覺得我雙腿很有能量,就算成長過程有很多痛苦的經驗,甚至曾想傷害自己,我的雙腳都不曾停下,反而很有行動力地一直往前走,一路走來讓我有機會看見自己的心靈。我想,也許看似可怕的怪物不是想要傷害我,而是呼喚我去聽一聽它想說的話,了解我的情緒到底為何而來。」

  小晴夢中的怪物就像電影中的猛毒,它其實存在每個人心中的陰暗面,看似黑暗可怕,可能是憤怒、焦慮、悲傷或失落,如同心靈毒藥般令人痛苦。這些情緒雖然使小晴動彈不得,但夢中的怪物卻讓她得以重新梳理情緒背後的經驗,用不同的眼光肯定及接納自己。

  各位讀者發現「毒藥」一詞的奧秘了嗎?毒藥是毒也是藥,學習傾聽心靈的聲音就能夠從內在的猛毒獲得解藥,起初令人害怕的怪物也可能帶來心靈中最珍貴的禮物。

*本文原載於《張老師月刊498期》「一童作夢」專欄,歡迎分享,但未經同意,禁止重製或轉載喔!

發表者:趙書賢 諮商心理師

專任諮商心理師、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理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