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圖自殺者的王船與石像

面容詭異的石像蘊藏著什麼想念?立於左右的唐朝女性雕刻像又是誰?渴求家庭和諧的心願,生於小碧內心兇猛的老虎,而那一尊小虎爺,是否能賦予能量?

撰文:海苔熊、黃宗堅

收錄於《童話與夢境的療癒力量:心理師陪伴你從逆境中長出復原力的 23 個故事》

正文開始

    小碧是一位憂鬱症患者,在病情發作時意圖自殺,被家人從頂樓拉下來,隔天下午吃藥睡著後,恍惚間做了一個夢,「做完這個夢,我滿身大汗,但想死的念頭似乎也隨著裡面的情節一起被帶走了。」她說。於是我帶著好奇,請她描述夢境,並把她在夢中看到的一部分畫下來。

小碧的夢

    我在一個沒去過的空間,裡面有一張神明桌,但神明桌上擺的不是神明,而是五樣東西。第一眼看到是兩個木製牌位,它不像是神明牌位,而是唐朝女性的雕刻,兩個擺在左右,然後中間的後面擺著一尊小的虎爺,在唐朝女子牌位前面,有兩顆很詭異的石頭,它們小小的,刻有眼睛、嘴巴。 
    不知道為什麽,我看著石頭會打哆嗦。接著場景轉移,我眼前有一扇門,門打開是海灘、大海,然後我看到奶奶,和那個我不想稱呼他為父親的人,還有一個沒看過的女人。
    奶奶對她說:「還不快燒!」接著就看到她拿著一艘很像王船的紙紮,點火燃燒。船在大海裡漂流。奶奶轉過頭來對我說:「把那兩個石頭也放在船上。這包焢肉也放上去。」我把石頭和焢肉丟上紙紮船,可是一回頭,石頭又完好如初地在神明桌上。

「我嚇出一身冷汗而醒來,醒來之後,卻有一種輕鬆、如釋重負的感覺。整個背都是冷汗,可是那艘船好像把我想尋死的靈魂也一起載走了。」她一邊訴說,臉上也漸漸展露出放鬆的感覺,相較於上一次幾乎不講話的模樣,有很大的落差。

image by AndrCGS from Adobe Stock

傷痕累累的童年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小碧的爸媽離婚了。父親因為積欠大量債務跑路,母親則是受不了奶奶與債主的壓力,在某天晚上和小碧討論:「媽媽真的很痛苦,我不走沒辦法。」小碧幾乎是含著眼淚答應媽媽離開的,並且在那之後,瞞著奶奶偷偷跟媽媽聯絡。有幾次被奶奶發現,還差點被她趕出家門。
    「我實在很害怕忘記媽媽的電話,擔心從此以後聯絡不到她,所以我把電話刻在房間五斗櫃的抽屜背面,但又很怕被奶奶發現我繼續跟媽媽聯絡,所以只要奶奶一來我房間,我就會全身緊張。」
    記得媽媽尚未出走時,小碧每天晚上都捨不得睡,因為她在等為了還債而工作的很晚的媽媽回家。有時候,媽媽到家已經是半夜兩、三點,洗完澡倒頭就睡,凌晨五、六點又要早起去市場賣菜。小碧總是躺在床上跟自己說千萬不可以睡著,然後把耳朵拉得長長的,有任何人開鐵門,或是一點點風吹草動,她就會跑到陽台看看是不是媽媽回來了——雖然多數時候她都是失望地回到床上繼續等待。
    長大以後,這種「等待、失落、被拋棄」的循環,竟不自覺地在她的感情關係中重複出現。之前曾經有兩、三個前男友劈腿,在小碧十九歲時,因為前男友劈腿而分手,她陷入憂鬱,常常以死相逼,家人多次苦勸但都拿她沒轍,直到認識現任男友,狀況才稍微和緩。
    但是現任男友是外商公司的經理,經常需要出差;由於她的工作性質比較自由,自己在家接案,所以往往也形成像之前那種「一直等待,但在意的人都不回來」的窘境。
    她跟父親的關係也非常複雜。她經常說:「我從來不認為他是我爸,我恨他,恨不得拿刀殺了他!」在隔代教養的家庭長大,爺爺、奶奶還必較像她的爸爸、媽媽。爺爺過世之後,阿姨也相繼過世,這兩位是小碧兒時感情很好的親人,於是她的憂鬱症再次發作,她覺得世界上唯一能夠倚靠的人已經不在了,她與奶奶、媽媽的關係又很糾結,於是每天活在懊悔與痛苦裡,多次尋死,直到做了這個夢。
    「你覺得我為什麼會做這個夢?夢裡面那些神像是不是想告訴我什麼?」她問。我一時語塞,因為還不確定這些象徵代表什麼意義,所以我請她多談一些在夢裡的感覺。
    「我覺得一開始的那幕氣氛非常詭異,有一種不舒服的感受。那兩個唐朝女生牌位有點可怕,好像是某一種黑暗的、已經死去的東西。那個石頭有點像是復活島的摩艾石像(Moai),不過臉歪斜一邊,有點矮。接下來,那個肉有點像是東坡肉,方形的、被棉繩綁了一個十字,而最後一幕有點像燒王船⋯⋯」她繼續說。由於諮商時間將到,我們決定各自對夢中的情境做一些聯想和資料蒐集的功課,下次再來討論。  

image by Vyacheslav Chistyakov/Tetra Images from Adobe Stock

夢境裡的象徵

    很快地又過了一週,我們帶著各自找到的資料,整理出以下的聯想:
    虎爺:為土地公、山神、城隍爺、保生大帝等諸神的坐騎,相傳原先老虎會作惡咬人,但被土地公(一說是城隍爺)以愛以誠收服之後,反而成為人民的保母。 
    燒王船:屏東東港著名的祭祀活動。據說透過王爺押煞上船能夠祛除瘟疫,掃蕩惡靈。早年居民相信,瘟神會隨時入侵,如果瘟神搭船靠岸,不但不能躲避,還需熱情款待,然後再用紙紮船送他出海。早期王船帶有可怕、恐怖的色彩,後來開始舉辦祭典,反而變得熱鬧興盛,從人人避之的凶神,慢慢成為吉祥的象徵。
    我們在紙上洋洋灑灑列出許多傳說和故事,我問小碧對這些故事有什麼想法,她說憂鬱症對她來說就像是那個瘟神,經過了燃燒、夢醒之後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那兩個石像可能隱喻的是一年前過世的爺爺和阿姨。
    「如果這兩個石頭指的是他們,那在夢中何以想把它們燃燒丟掉?它們又為何很快地回到神明桌上?」我好奇地探詢著。
    「可能我的心裡還不想忘記他們吧。表面上我一直說服自己沒關係,就算沒有爺爺和阿姨,我一個人也可以,可是心裡面其實不想送走他們⋯⋯」原來在這個夢裡,藏著她對過世家人的思念。
    不過,對於一開始在夢裡出現的唐朝女子牌位和那個虎爺,我們一直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答案——直到我問起她和媽媽的關係。
    「從小,我媽都沒有好好照顧我,我只能自己照顧自己。然後我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心裡就很恨她,我都告訴自己是被媽媽遺棄而且沒有爸爸的人。可是心裡真的好想有一個媽媽,一個真正的媽媽,而不是像她這種半吊子的,也不是像我奶奶那樣嚴格控制的。」她說。或許,那兩個牌位是她對於母愛的渴望,而她對於父母親的怨恨,匯聚成某種傷人的力量——她曾經拿著菜刀想砍父親,也曾經一年多沒有跟媽媽說半句話,她的内心有一隻凶猛的老虎,支配著她的人生。
    「我覺得我會生病不是家人害的,而是我沒有辦法馴服心裡那隻凶猛的老虎,所以牠四處作亂,儘管牠原本也有能力可以保護人類。不過,我也要感謝牠,在我父母缺席、不斷被挑剔的童年裡,牠曾經給我一些力量,靠自己成長。」小碧最後將内心的怒吼跟虎爺做連結,才看見原來自己在渴望父母關愛的同時,又多麼用力地對他們反擊和傷害。
    「病情好轉這件事情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在這個夢裡,我拿了一串像東坡肉的東西,做為某種交換的祭品;在現實生活中,我用好多的時間和情緒來悼念這個重要東西的失去。前幾天我媽打電話來,她說要陪我看醫生,也真的陪我來,剛剛在巷口,她擁抱我,一邊說:『寶貝我愛妳。』這是我夢寐以求的話,到現在還覺得不太真實。感覺我可以放下一點點對於我媽的怨恨了。不過,另外那個男人(指的是爸爸),可能暫時還沒有辦法。」她最後說。

即便暫時無法與所有的家人和解其實也沒關係,因為在這個夢境裡,她似乎已經漸漸在練習跟內在的憤怒和解了。

image by Rdrgraphe from Adobe Stoc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