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鏡映:哪一個才是我?

夢境真實地反映出遺忘已久的內在世界,向來自心靈的溫柔提醒,告訴夢者,目前生命困境的可能出路。

撰文:黃宗堅、柯政華

收錄於《童話與夢境的療癒力量:心理師陪伴你從逆境中長出復原力的 23 個故事》

正文開始

image by Shapovalphoto from Adobe Stock

    我們有時會夢見熟悉的人事物,但更多時候,夢境會用各式各樣的元素,創造出看似荒誕不經的情節,做夢的人也很好奇或困惑它究竟想傳達什麼?對小路來說,夢境是一面鏡子,真實地反映出遺忘已久的內在世界,像來自心靈的溫柔提醒,告訴他目前生命困境的可能出路。
    小路是二十五歲左右的男性,小時候父母比較專制威雄且傳統,舉凡學業成績、就讀科系到性別氣質,都有一定的模式在在他身上,他雖不情願,但仍勉強順從父母及傳統體制的期待。近半年,因碩士論文無法完成,導致口試再三延期而備感壓力,不僅父母對此頗有微詞,他也自責無法如期畢業。
    就在論文口試已確定但又再度延期時,小路做了一個夢。

小路的夢境

    天色昏暗,好像正在下雨,我和一群人在荒郊野外走過一段泥濘的路,似乎在行軍。泥濘路旁有幾個地下道的入口,我的國小同學一直跟著我們,像在玩耍,她一下走進地下道,一下走在地面上,上上下下的。
    我們來到一所燈火通明的學校。並走進一間有一排桌椅的大教室,幾位教授依序走進來坐下,論文口試開始。
    當我正想好整以暇地欣賞同學的精彩簡報,突然驚覺自己也得在今天口試,但我既沒有準備也還沒寫完論文,只好趕緊打電話給指導老師,老師說他隨後就到,要我先告訴教授:「不好意思,我的論文還沉在海裡,今天沒辦法報告。」我覺得老師用幽默化解窘境挺不錯的。接著我又回到原本的教室,台上已是另一位報告者,幾位教授像是看不下去,陸續起身指著簡報說出需要改進的地方,我一邊在心裡演練該如何跟教授們道歉,一邊慶幸可以拖延一點時間,等我的指導老師來找我。

image by anzebizjan from Adobe Stock

擺盪於規劃和隨性之間

    邀請小路談談印象深刻的片段,他立刻指出第一段夢境。「在泥濘路上行軍的氛圍,像寫論文一樣辛苦,讓我很羨慕那個自由地在地下道玩耍的女生。」原來寫論文的期間,小路自認為不擅長制定計劃並按部就班地執行,還有嚴重拖延的問題。他的内心經常矛盾和拉扯:一部分的自己像是夢中的女孩,渴望輕鬆自在地穿梭在地面與地下;另一部分的自己則飽受拖延的罪惡感折磨,像是走在泥濘路上般辛苦。
    夢境中的象徵,讓小路進一步看見,想帶著輕鬆的態度寫論文時,會自責不夠認真;一旦嚴苛地要求自己,卻感到窒息。於是兩股力量相互拉扯,内在能量束手無策之下,只好用拖延來因應。
    我好奇:「夢中如此不同的兩種心情,是否讓你想起哪些熟悉的人或事物呢?」

小路想起了他的同志伴侶,並說:「我男友和我很不同喔,是很自制、有規劃的人,而且很有執行力。」小路像是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好像就不是這樣耶,我覺得自己沒什麼規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好像都是比較衝動。不過他也很羨慕我的彈性跟隨興,因為這是他做不到的,但我的特質在需要計畫和執行時就比較吃虧。」

image by AnnJane from Adobe Stock

乖小孩的框架

    小路似乎認為自己不夠自制、沒有規劃,因此我繼續好奇地問,小時候他是一個怎麼樣的小孩。原來,師長總是將許多規範套在他身上,例如:乖小孩、品學兼優、傳統男性特質等框架,他逐漸成為教育體制中的乖小孩樣貌,不僅乖乖念書、升學,長大後,同樣聽從父母的要求,念自己不喜歡的科系。
    對小路來說,這些框架成了提醒自己「應該」、「不應該」的警告標語,總是自我要求要自律、有規範。談到這裡,小路忍不住說:「但我真的很討厭那種有框框的感覺。」我接著回應:「或許正是因為這種被限制、被框架的感覺,你的心靈就愈想朝向『自由、玩耍、隨心所欲』的一端,因為『自制、規劃、執行力及行動力』的那一面好像會讓你再次感到被框框綑綁。」
    小路想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說:「我大學時,很辛苦地念不喜歡的科系,但仍拿到不錯的成績,那時我都會訂定讀書計劃,請教同學或老師我不懂的地方,就算報告做得很吃力,我只要多一些規則,多花一點時間努力,還是能做出被老師肯定的成果……」原來,他不如一開始所認為的,那麼缺乏自制和規劃的能力。

image by Hyejin Kang from Adobe Stock

內在幽默指導

    另外,在小路的夢中,指導老師在危機時刻提供幽默的辦法替小路解圍,因此我邀請小路對指導老師做一些聯想。小路認為,指導老師本來應該是決定論文過關與否的評價角色,然而在夢中非但沒有指責或批評他,反而用幽默的態度化解危機。小路突然眼睛一亮地看著我說:「其實我的內在也有像指導老師這樣自在放鬆的一面,好像跟寫論文有點像耶!我只是需要多些時間找資料跟思考,並不是做不到。而且,我的規劃跟執行方式本來就我的伴侶不同,我就是喜歡工作中放鬆一點,做自己喜歡的事,不喜歡太高壓的氛圍。」
    是啊,誰說努力工作不能同時有些放鬆呢?我想,小路似乎漸漸找到他面對壓力的方式了。原來,小路所描述的自己和伴侶的特質,其實是自己的一體兩面,它映照出小路的內在本有著兩種全然不同的特質,一種是不拘小節且很有彈性,另一種則是自律、規範;更進一步說,其實小路本來就有自律和規劃的特質與能力。
    我也觀察到,夢境中有很多評價的情節。小路想了想說:「我在夢裡能對自己毫不評價,但在現實中卻一直評價自己。」釋夢工作尾聲,這樣的看見對小路而言是很珍貴的。這個夢似乎在提醒他,過度評價反而會綑綁限制自己,夢中輕鬆幽默的老師其實也是他内在的一部分。目前他最需要的並不是評價論文拖延的缺失或過錯,而是試著停下腳步,聽一聽夢中人物的聲音,找回被遺忘或曾經擁有的那些特質,好讓心靈再次得到面對挑戰的勇氣與能力。 

image by Who is Danny from Adobe Stoc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