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傷,海底的微光

為情泅泳於深海,一絲悲傷一絲溫暖。
雙胞胎鏡映出小瀚明亮與陰暗的內在矛盾,
當他們留下小瀚、霎時飛向微弱的光芒,彼方等著小瀚的是……

撰文/黃宗堅、趙書賢
【一童作夢】童話分析、解夢系列文章

  小瀚是一位男大學生,也是一位男同志,嬌小的外表下,有著十分積極主動又不失細膩、講究原則的個性,這些特質讓他在工作、生活都能得心應手,但談到感情時,卻總有滿腹的委屈。

  晤談前,小瀚剛結束一段一言難盡的情感關係,他說:「與對方分開之後我常常自怨自艾,為什麼我都遇不到好人?我真的這麼差嗎?只能在一段段感情裡受傷害。」

在分手後沒多久,他做了一個夢……

小瀚的夢

  有兩位我以前教過的學生,他們是雙胞胎兄弟,我很清楚知道他們在和我講話,試圖澄清一些誤會,是關於我對這段關係的連結錯誤,大抵是:「你把上帝給你的旨意設想錯誤」以及「你把那個人的意義連結錯誤」。

  之後情境快速轉變,感覺我身處於深海,周圍很暗,光線微弱,那兩人在我旁邊沉默不語。有種海底總動員的氛圍,淡藍色的畫面往上看好像有一絲絲微光,我好像快要接近那光。接著他們飛起來(就是在水裡浮起來)漂走了,然後我也醒了。

Photo by Cristian Palmer on Unsplash

上帝派來的使者

  賞讀夢的開始,我們先聯想和討論了夢中的細節。夢境的前半部出現了一對雙胞胎的意象,小瀚說,「就像天使下凡又往上的感覺,來了又走,也沒把話說清楚」。他本身是基督徒,剛分手的這個男生是在教會裡認識的,這位男生身材與外貌都十分吸引小瀚,但對方卻不願深入建立感情,只把他當作發洩慾望的對象,讓他很受傷,甚至遷怒到上帝頭上:「我覺得上帝是共犯,祂任由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連夢裡都不給我明確的答案,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對小瀚來說,來到面前的這對雙胞胎,在沒有給出滿意的回答之前,又自顧自地離開了,令他聯想到昔日的每段感情似乎重複著類似的模式,彷彿對著這些男人提出共同的質疑:「你們好端端地幹嘛來招惹我!為何總是自顧自地走進我的生命、我的心裡,卻又不肯好好對待我?」其實小瀚希望夢裡的神使或上帝能給他明確的指示,也希望過往的男友們可以給自己一個清楚的交代,究竟是珍惜他,抑或貪戀於性慾的滿足?

  不過,任何情感困擾雙方都有責任。原先他認為這個棄他而去的男人像是「絆跌信仰、傷害自己的渣男」,即使連夢裡出現的上帝或神使都不肯認真幫忙,好像自己是個沒人愛的小可憐,別人總是對不起他。然而在晤談過程中,他逐漸發現自己內在的矛盾與衝突。

雙胞胎原型:一體兩面的自己

        成績優異的雙胞胎兄弟是小瀚以前家教的學生,兄弟倆個性有些自負、有自己的想法,但哥哥較調皮,弟弟相對文靜,我好奇地回應:「夢裡這對聰明又自負,調皮又文靜的雙胞胎,跟你給人的感覺很像嗎?」

  小瀚若有所思地發現,夢裡的雙胞胎某程度上是自己內在的矛盾與衝突的表徵。外表堅強的小瀚,內在其實有著柔弱、缺乏自信,而且害怕被看穿的一面。藉由壓抑感性、強行武裝,漸漸把自己塑造成孤芳自賞的樣態,看似充滿自信心與好勝心,事實上內心的脆弱常不堪一擊。

  看似自負、有原則且萬事不求人的小瀚,在感情中,常採取主動並想牢牢控管對方。這些操弄控制的背後,暗藏一顆渴望被呵護與照顧的心,明明想撒嬌、靠近對方,但往往拉不下臉,因此相處不盡人意時,便會果決地甩開對方,因為他認為與其等著別人來傷害自己,不如先主動地說「是我不要你、不是你拋棄我」。久而久之,慢慢變得難以察覺內在柔軟、願意相信感情的一面。

  此外,追求完美的個性也表現在挑選對象的苛刻標準上,他理想的對象必須又壯又帥、不能太依賴、個性要合、不能太情緒化……,但跌跌撞撞的過程中,他發現,選了又壯又帥的人,對方可能無心經營感情;而真正珍惜自己的人,自己又看不上對方的條件,這些男人在小瀚眼中總不乏抱怨的缺點。

  相對於小瀚擇偶的高標準,他形容自己「胖胖的又是單眼皮,條件其實沒那麼好」,當我們更深入討論雙胞胎代表的矛盾意象時,小瀚赫然發現越覺得自己不夠好、越不安全時,他所表現出來的外在形象就越主動、強勢,甚至讓自己對於情感伴侶的眼光越來越高,彷彿只要跟那些完美的男人在一起,自己就能沾光、分享那些完美,或覺得能被這樣完美的男人所接納時,才能證明自己也很優秀。

  夢中雙胞胎的出現,點出了小瀚積極被動自負又自卑、堅強又柔軟的矛盾特質,其實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在夢中已經分不出雙胞胎中誰是哥哥,誰是弟弟,兩者宛如一體,或許暗示著小瀚「堅強、自負、有想法」以及「脆弱、沒自信」都可能是部分的自己。

海底的微光與出口

  夢境的後半段,雙胞胎離開的方式尤其特別。夢境安排他們來到一個透著微光的海底,小瀚形容那裡只有廣大遼闊的海,沒有岩石、水草或魚類,連波濤都沒有。他說:「這樣的海底雖然幽暗,但微光自上方灑下,讓人感到平靜、安詳,是我喜歡的感覺。而且那道光好像快接近海平面的光芒,讓我覺得像是一個出口。」

  當小瀚針對這幾個意象更深入地聯想,他發現:「那個深海很像是我困在這些情緒裡的感覺,其實發生這麼多事,我也很少跟別人講我到底怎麼了,那裡像是我內在最黑暗的地方。」原來海底平靜的感覺,正代表著小瀚沉溺在失戀的情緒裡、守護著自己的秘密,就像在海底緊閉的貝殼,沒有機會向他人訴說,雖然「自閉」卻提供了暫時的安全感。

  對於雙胞胎朝著光芒逝去,小瀚的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你們突然飛走?」不過更深入體會之後,他感到「我也想跟著雙胞胎一起離開。」或許,小瀚內在的雙胞胎也想掙脫困局,不過他目前仍在失戀療傷的歷程中,情感的傷口其實很難說好就好,當中的過程需要一段時間沉澱與發酵。我回應他說:「或許當你能更溫柔地接納自己的不堪或不完美時,自然會找到生命的出口,重新活出自己。」

Photo by 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小瀚聽完非常觸動,他說:「夢中的雙胞胎讓我知道我在哪,他們也希望我可以跟著一起飛,儘管目前我還沒有辦法,但總有機會到達出口。」這幾句話彷彿是小瀚的自我期許,也是這個夢境為他帶來的最珍貴的禮物。

*本文原載於《張老師月刊502期》「一童作夢」專欄,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喔!

發表者:趙書賢 諮商心理師

專任諮商心理師、台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理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